<strike id="ze9tx"><bdo id="ze9tx"></bdo></strike>

  • <dd id="ze9tx"></dd>

          <dd id="ze9tx"></dd>

          <rp id="ze9tx"></rp>

            萬億中國財富傳承背后 家族財智過險灘

            2024年05月07日 08:0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高江虹
            家族財富累積“資歷尚淺”的中國民營企業家,或可將視角轉向海外家族企業尤其是奢侈品集團背后的家族,尋求他山之石。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高江虹 實習生 尤蕓茜 北京報道 

            2024年2月5日,改革開放后最知名的企業家之一——娃哈哈集團創始人宗慶后因病逝世,享年79歲。其獨女宗馥莉繼承衣缽,出任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后的去世在輿論與資本市場掀起驚濤駭浪,萬幸的是,宗馥莉在宗慶后去世前已經深入娃哈哈集團各個業務部門工作多年,方能牢牢把舵將娃哈哈駛離漩渦中心。

            并不是所有家族企業都這么好彩,有一個平穩的過度。吉祥航空的創始人、均瑤集團董事長王均瑤驟然離世時年僅38歲,其最大的孩子甚至還未中學畢業。寧波杉杉股份,在創始人去世后,家族陷入內斗,引起軒然大波。而像廣東民企“真功夫”發生的家族內部紛爭、訴至法庭,如今都還是會被提起。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來,我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幾乎都到了退休的年紀,繼承與接班問題已迫在眉睫。都說“打天下易,守天下難”,面對風云變幻的經濟形勢,家族企業在傳承過程中如果缺乏規劃,無疑會將企業推入危險境地。

            家族財富累積“資歷尚淺”的中國民營企業家,或可將視角轉向海外家族企業尤其是奢侈品集團背后的家族,尋求他山之石。他們有些已有幾百年歷史,比如香奈兒、愛馬仕等奢侈品巨頭背后神秘的家族財閥,再比如希爾頓酒店、凱悅酒店等家族企業也是傳承久遠。這些家族企業是如何保持家族的基業,有哪些財富密碼,可以給我國的家族企業帶來哪些啟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萬億繼承者上場

            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余年,加入WTO二十余年,中國私人財富快速增長且正處于第一代向第二代傳承的過程中。

            《2023胡潤財富報告》顯示,中國擁有600萬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已經達到514萬戶,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達到185萬戶;擁有千萬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208萬戶;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110萬戶。

            擁有億元資產的“超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13.3萬戶,其中擁有億元可投資資產的“超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8.0萬戶;擁有3000萬美元的“國際超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8.8萬戶,其中擁有3000萬美元可投資資產的“國際超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5.5萬戶。

            按照報告預計,中國未來10年將有21萬億元財富傳給下一代,未來20年將有49萬億元財富傳給下一代,未來30年將有84萬億元財富傳給下一代。

            Wind數據也顯示,在A股4888家上市公司中,共有29位90后董事長,其中22位均為家族企業的繼承人。近兩年,二代接班的數量明顯增加。

            2020年,朱孟依退隱,其女兒朱桔榕執掌合生創展的權杖;海瀾之家創始人周建平辭去董事長職務,其32歲兒子周立宸正式接班。2021年12月,宗馥莉擔任娃哈哈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并于2024年開始接班。

            2023年,楊惠妍正式接班碧桂園。杉杉股份鄭永剛的兒子鄭駒當選董事長。森馬服飾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長由邱光和的兒子邱堅強接任。通威股份創始人劉漢元之女劉舒琪出任董事長職位。A股上市公司ST實華實控人“泰躍系”掌門人劉軍的兒子劉汕當選新一屆董事長。

            2024年,上市公司康力電梯創始人王友林辭任董事長,新一屆董事長由其子朱琳昊擔任。贛鋒鋰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李良彬之子李承霖擔任公司副總裁。而就在4月29日,鋰業巨頭天齊鋰業宣告“換帥”。創始人蔣衛平辭去董事長職務,“85后”女兒蔣安琪正式接班董事長。

            國內家族企業正在迎來二代接班潮,但接班能否保持家族企業的繼續壯大成長?方太集團創始人茅理翔曾感慨道,“現在民企已到了傳承的高峰期,500萬家家族企業,將有300萬家從第一代傳到第二代。但現在,已經有200萬家的家族企業在第二任傳承當中淘汰?!?/p>

            普華永道發布的《2021全球家族企業調研-中國報告》顯示,中國內地80%以上的家族企業無任何繼任計劃。萬方家族辦公室與坎普登財富研究聯合發布的《2021年亞太區家族辦公室報告》顯示,在為數不多討論過繼任計劃的家族企業中,只有約四成的家族企業創始人進行了正式書面的繼任安排,仍有高達52%的繼任計劃為非正式繼任記錄、口頭記錄和無記錄。新一代繼承者們上場迫在眉睫。

            《胡潤百富2022中國高凈值人群家族傳承報告》也分析了中國富豪在面臨家族傳承時的特質:中國高凈值家庭注重以人為本,對精神財富的傳承重視度高于物質財富與社會財富,并且崇尚相對平等的子嗣分家制度,這也使得在推進家族傳承過程中有更多需要權衡和籌備的事宜。子女的財富接管與保管能力是最大的家庭內部擔憂因素,遺產、贈與相關稅收政策是他們最關心的外部變量。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粵系家族傳承接班早

            粵系家族繼承中,接班人進入企業的年紀整體較早。20歲出頭接班,在廣東家族繼承中并不稀奇。據悉早在楊惠妍十三四歲的時候,碧桂園創始人楊國強就安排她作為最年輕的參會者,旁聽各種公司會議和談判。2005年,楊國強將自己名下70%股份轉讓給剛踏出校門的楊惠妍,當時她才26歲。

            而目前粵系“地二代”中,年齡最小的接班者是茂業商業及茂業國際掌門人黃茂如之子黃維正,他進入家族企業工作時或僅有20歲出頭。2012年3月,時年23歲的朱桔榕出任合生創展常務副總裁,進入管理層核心,開啟接班路。在深圳,2015年,劉根森出任香江金融控股集團董事長,掌舵香江集團最核心的產業板塊,時年也僅25歲。

            無獨有偶,恒隆集團陳氏家族近期也完成了交棒。恒隆集團目前的接班人陳文博,也是從基層做起——和大多數職場人一樣,自己租房,每天騎自行車上班,甚至前兩年周圍的同事都不知道他和陳啟宗的關系。起初,他來到恒隆集團上海分部,在租務管理部門任職,負責集團位于內地的在建項目工程,之后逐年升遷為行政助理、高級經理、助理董事等。經過幾年鍛煉,2016年,陳文博被選舉為恒隆集團董事會執行董事,最終正式進入恒隆的核心管理層。

            相較繼承的內部建基,家族傳承的外部保障也必不可少。

            《根據胡潤百富2022中國高凈值人群家族傳承報告》的分析,在高價值人群認可的傳承工具中,法定繼承、遺囑以及保險為最主要的方式,分別占比70%、78%和49%,而家族信托或保險金信托占比卻只有38%??梢妰鹊匦磐蟹绞讲⒉皇祜?。相較內地,香港的奢侈品家族對信托具有更全面的認識與實踐。

            恒隆陳氏家族在信托方面有自己的設計,1986年,陳曾熙去世時,身家高達40多億港元,位列當時香港十大財團第九位,排在李兆基之后,邵逸夫之前。但他并沒有將財產直接交予三個兒子繼承,而是將40億港元資產裝入一個家族信托基金,并訂立遺囑指定公司“老臣”殷尚賢為信托管理人,妻子陳譚慶芬為信托基金受益人。這與國外奢侈品的信托理念不謀而合,憑制度設計建筑起財富的圍墻也是家族傳承的智慧所在。

            周大福鄭氏家族通過兩個離岸家族信托公司Cheng Yu Tung Family (Holdings) Limited和Cheng Yu Tung Family (Holdings II) Limited最終控股了主營奢侈品業務的周大福珠寶集團和主營地產、酒店等多元業務的新世界發展集團。鄭氏家族旗下最重要的四家上市公司分別是周大福、新世界發展、新創建和新世界百貨。截至2024年5月6日,這四家上市公司市值之和約1600億港元。

            相較國外的奢侈品集團家族,國內企業的傳承在頂層設計以及人才培養上都根基尚淺。而國外奢侈品集團家族是如何穿越周期,守護家族財富呢?又能給予我們什么樣的啟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海外家族企業的傳承密碼

            股權結構設計是家族集團保證控制力的基礎。通過設立股權家族信托,家族成員僅獲得股權分紅,不能隨意變賣股權,可以保證家族對企業的絕對控制權。以控股比例來看,LVMH、Prada、開云集團、Ferragamo這幾大奢侈品集團由家族控股的比例非常之高——Arnault家族掌控LVMH集團48%的股權,Prada家族擁有Prada集團80%的股份,Pinault家族則擁有開云集團41%的股份。Zegna集團直到2021年通過SPAC借殼上市后,完全由家族控股的狀態才被瓦解,目前Zegna家族仍保持對集團的控制權,持有66%的股份。

            記者注意到,很多上市的家族企業里,很多都設置了雙層股權架構,即發行AB兩類普通股。這兩類股票都可以享受現金收益,但投票權完全不同。A類股票每股有一票投票權由外部投資人持有,B類股票每股有多票投票權由家族持有。

            以Ralph Lauren為例,Ralph Lauren設定了限定擁有者的B類股權,這一被官方稱之為“Ralph Lauren Permitted B Holder”的股權份額只能被Ralph Lauren本人、他的妻子、他的直系后代以及他們家族的信托機構持有。根據相關推斷,Ralph Lauren通過此舉掌控了集團董事會80%的席位,即便他的家族僅維持了20%左右的權益。

            B類股權的設定很關鍵,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家族成員所持有的股份顯然會隨著個人際遇進進出出,股份也會越來越分散到公眾手中。一旦股權分散,就容易給予一些激進投資人機會,狙擊家族企業,甚至“改朝換代”。

            2022年7月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團——歷峰集團董事會主席約翰·魯伯特便遭遇了一次激進投資人的狙擊,受業績低迷、電商業務虧損影響,激進對沖基金Bluebell悄然入股,要求改組董事會,修改公司章程,用意直指歷峰集團的控制人約翰·魯伯特。后者在歷峰持股雖然只有9.1%,但對應的B類股投票權高達51%,Bluebell想打破約翰·魯伯特對歷峰的控制。

            最后Bluebell的計劃沒有如愿,經此一遭,警鈴從此更加高懸在任何一家家族企業頭上。資本市場對家族企業的圍獵多年來并不鮮見。2010年LVMH集團“惡意收購”愛馬仕,便激起愛馬仕家族完善制度漏洞,來保障家族企業的獨立傳承。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雖然愛馬仕家族早就設置了雙層股權結構來構建家族企業的堡壘,但是傳承多年家族成員持股分散。1993年,愛馬仕IPO上市,出售25%的股份給公眾,為家族成員提供了退出通道,也留下了隱患。2001年開始,LVMH集團耗時十年用各種“馬甲”不斷收購愛馬仕的股票,2010年秋持股比例都增至14.2%,隨后短期內又迅速增加至21.4%,相當于流通股的三分之二。當時LVMH集團已經是愛馬仕最大的單一大股東。

            為了反擊LVMH的收購,2011年愛馬仕家族成立了一個特別控股公司H51 SAS,持有內部52個家族成員共50.2%的股權,將其鎖定在一個家族信托,家族成員成為共進退的一致行動人。并且規定這部分股票在未來的20年內都不允許出售,只可在信托內部向家族成員轉移售賣。這種特殊的托管,由家族信托牽頭,由投行設計架構并成立公司,憑借此舉避免了被LVMH收購的風險。

            經過那場收購戰,整個愛馬仕家族控制的股份達到了65.1%,投票權達到了74.8%。LVMH眼見強攻不入,隨后放棄,套現走人。

            這場戰事的另一個主角LVMH集團也是家族企業,掌權人Bernard Arnault(伯納德·阿爾諾)既然是老道的“獵手”,自然也深諳修筑自家城堡的“工事”。2023年,Bernard Arnault將LVMH集團的控股權全部移交給家族控股公司Financière Agache?;谧钚抡鲁?,在2052年前,所有人即五個子女不得出售公司股份。未來也只有Bernard Arnault的五個子女及其直系后代才能成為公司股東。股權過渡正式落定后,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LVMH集團的控股權將繼續被Arnault家族牢牢掌握。

            上述股權設置中,“信托”頻繁出現。確實,依托家族基金信托是保留財富資產的長期保障。

            凱悅集團創始人Jay Pritzker曾創建了1740個離岸信托。這些信托基金組織又聯合創辦了一個合伙制組織——國際清算協會(ICA),ICA從信托中獲取收益,然后將獲得的收益借給其他信托或者家族的其他公司。這些信托向ICA貸款,再把償還完貸款利息之后的剩余收益投入到新的投資項目上。通過這種方式,信托的收益就被轉換成了資本和資本增值,而信托的創立人就能夠在不轉移信托資產的情況下為受益人創造了價值,同時又避免了信托資產在轉移中產生的贈與稅。家族信托為整個家族節約了大量的稅金,家族辦公室和信托基金自此就成為了普利茲克家族資產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擴大布局,兼并與收購也是奢侈品家族常用的重要手段。彭博數據顯示,韋特海默家族控股的香奈兒集團(Chanel Limited)旗下共有103家子公司。其布局的除了化妝品、香水、紡織及服裝等時尚產業外,還有馬場、酒莊、出版及金融等。韋特海默家族分別于1953年和1957年整合了與加布里?!は隳蝺哼_成協議的瑞士公司Pamerco及Arnam,并于1979年成立控股公司Litor,成為一家不上市的家族控股公司。1994年,Litor改名為Mousse Parnters,家族辦公室從控股公司轉型為專業投資機構后,展開了多元化投資,包括私募基金、創投、房地產、股票和對沖基金,以及除香奈兒之外的時尚美容領域的直接投資,更涉獵娛樂、消費、家族及生物科技、醫療的早期投資,產業投資則以數字科技為主?,F在Mousse Partners管理的資產超過900億美元,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單一家族辦公室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1987年由伯納德·阿爾諾將路易威登和酩悅·軒尼詩公司合并而成的LVMH集團躍升為當今世界最大的奢侈品集團,背后其實是阿爾諾家族持續兼并與收購的產物。

            在阿爾諾的指引下,LVMH集團共完成了64筆收購,掌管75家品牌,涵蓋六大不同領域:葡萄酒與烈酒、時裝與皮具、香水與化妝品、手表與珠寶、精品零售和其他,包括紀梵希、芬迪、羅意威、絲芙蘭和寶格麗等。

            做好了所有的制度設計,最終還是要由人來執行。家族企業繼承人的培養方式是百年基業最重要的根基。

            對于超級財富集團來說,合格接班人的出現,不僅需要父輩耳濡目染的栽培,也需要接班人具備遠大的志向和天生的嗅覺,但這并不是歷任家族接班人都能具備的天賦,因此這也成為了富豪傳承的世界性難題。

            愛馬仕家族對繼承人的培養始于其孩提時代。繼承人培養和權利傳遞作為一個系統工程,從繼承人6歲時就開始了:首先延遲他們的滿足感,培育強烈的責任感;10-14歲則可以開始評估他們的個性和對賺錢的興趣,讓其了解到現實的責任;21-30歲時應當給予他們探索世界的空間,由第一代對其發展目標進行指引,共同制定一個雙方滿意的計劃,繼承人無論傾向獨立創業還是在家族企業實習都受到鼓勵。

            企業內部的鍛煉實踐,也是考驗接班能力的關鍵。LVMH集團阿爾諾的五個子女其實已經深入LVMH集團內部,各操重任。最大的女兒Delphine Arnault是自去年起擔任迪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長子安托萬是路威酩軒集團的形象與傳播事務主管。次子亞歷山大是路威酩軒旗下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的執行副總裁;老四名叫弗雷德里克,是路威酩軒手表分公司(LVMH Watches)的首席執行官;排行最小的讓·阿爾諾目前是路易威登(LV)手表業務主管。

            最近,二公子亞歷山大·阿爾諾和三公子弗雷德里克·阿爾諾也進入LVMH集團董事會,似乎意味著每個子女都有繼承權,新一代的掌舵者要以能力決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梁遠浩/拍攝)

            關注我們

            国产国模在线无码观看免费_精品国产自在精品国产精华天_一交一乱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亚洲一区国产精品
            <strike id="ze9tx"><bdo id="ze9tx"></bdo></strike>

          1. <dd id="ze9tx"></dd>

                  <dd id="ze9tx"></dd>

                  <rp id="ze9tx"></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