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e9tx"><bdo id="ze9tx"></bdo></strike>

  • <dd id="ze9tx"></dd>

          <dd id="ze9tx"></dd>

          <rp id="ze9tx"></rp>

            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罕見提及利率、存款準備金率,降準有望先于“降息”落地

            2024年05月06日 16:33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李愿

            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李愿 北京報道

            在GDP增速超預期、監測資金空轉等因素影響下,市場對于短期內降息降準的預期下降,不過政治局會議相關表述再度引發市場對于降息降準的熱議。

            日前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提出,要靈活運用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等政策工具,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這是政治局會議少見的直接提到利率、準備金率。歷史信息顯示,上一次政治局會議提及還是在2020年4月。當時的會議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貸款市場利率下行,把資金用到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綜合多方采訪信息來看,在政治局會議定調下,市場認為,在配合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需要下,降準率先落地的可能性大于“降息”;“降息”大概率是先通過降低存款利率進而引導LPR下調,促進物價回升需要政策利率下調,但何時落地仍需要進一步觀察。

            “準備金率調整的確定性更強,降準將為超長期國債的發行提供流動性。利率調整方面,短期內存款利率和LPR利率同步調降的可能性要大于調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的可能性?!敝薪鸸颈硎?。

            為何要降準降息?

            按照慣例,每年4月底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會對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進行分析,并定調下一步政策方向。與往年不同,盡管今年一季度GDP超預期增長5.3%,且政治局會議給出了“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經濟運行中積極因素增多,動能持續增強,社會預期改善”的分析,但仍提出了“堅持乘勢而上,避免前緊后松,切實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的政策方向。

            政治局會議還提到,經濟持續回升向好仍面臨諸多挑戰,主要是有效需求仍然不足,企業經營壓力較大,重點領域風險隱患較多,國內大循環不夠順暢,外部環境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明顯上升。

            具體到貨幣政策方面,政治局會議指出,要靈活運用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等政策工具,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

            “總的看,前期出臺的一系列貨幣政策措施正在逐步發揮作用,國民經濟持續回升、開局良好。未來貨幣政策還有空間,我們將密切觀察政策效果及經濟恢復、目標實現情況,擇機用好儲備工具?!痹缭?月18日,央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朱鶴新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

            今年以來,央行已先后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中長期流動性超過1萬億,超預期引導5年期以上LPR降低0.25個百分點等,支持經濟回升向好。截至目前,金融機構平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約為7.0%,其中大型銀行、中型銀行、小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分別為8.5%、6.5%、5.0%。1年期MLF利率、1年期、5年期以上LPR分別為2.5%、3.45%、3.95%。

            盡管有貨幣政策空間的預期,但央行需要平衡經濟增長、物價水平、就業以及國際等諸多因素,由此貨幣政策何時實施還需要相機抉擇?!凹纫鶕飪r變化與走勢,將名義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鞏固經濟回升向好的態勢,也要充分考慮高質量發展需要等,避免削減結構調整動力,防止利率過低,內卷式競爭加劇或者資金空轉,物價進一步降低,陷入負向循環?!毖胄胸泿耪咚舅鹃L鄒瀾在上述國新辦發布會上同時表示。

            何時會降準降息?

            在此次政治局會議定調下,市場普遍預期降準降息可期,但對于何時落地有一定分歧,尤其是“降息”的時間和形式。

            “近期市場對于貨幣政策存在疑慮,此次政治局會議定調后,預計貨幣寬松取向依然維持,以保持名義利率的相對低位,鞏固總需求修復態勢?!敝朽]證券固收分析師梁偉超表示,后續降準工具和政策利率調降節奏或將加快落地,不過結合“靈活運用”來看,二季度更傾向于降準來配合財政發債,存款利率調降或也將持續推進,政策利率降息或稍晚。

            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認為,此次貨幣政策定調更加偏向“以我為主”,在一季度貨幣寬松靠前、財政發力偏緩的背景下,貨幣政策定調有兩層含義:一是加強與財政的協調,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之際,二季度降準與公開市場操作的空間都將打開;二是落實結構性工具支持設備更新、降低制造業等新動能產業融資成本預計仍是優先考慮,若海外美元壓力緩解,也有助于MLF降息在二季度落地。

            此次政治局會議還指出,要及早發行并用好超長期特別國債,加快專項債發行使用進度,保持必要的財政支出強度,確?;鶎印叭!卑磿r足額支出。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從今年開始擬連續幾年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2024年先發行1萬億。4月22日,財政部預算司司長王建凡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根據超長期特別國債項目分配情況,及時啟動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工作。市場預計二季度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概率較大,屆時專項債發行也會較一季度提速。

            “央行在二級市場開展國債買賣,可以作為一種流動性管理方式和貨幣政策工具儲備?!?月23日,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國國債市場規模已居全球第三,流動性明顯提高,這為央行在二級市場開展國債現券買賣操作提供了可能。這是央行首次公開發聲將開展國債買賣作為貨幣政策儲備工具,后續,央行與財政部如何協同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落地,值得進一步關注。

            在“降息”方面,市場普遍認為,統籌兼顧銀行業資產負債表健康性仍有必要,通過存款降息引導LPR下調的可能性較大?;仡?023年多次LPR下調,均有大行存款利率先行下調。東方金誠則認為,三季度MLF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均有可能下調,這將引導兩個期限品種的LPR報價跟進調整,進而帶動企業和居民貸款利率持續下行。與此同時,LPR報價下調帶動貸款利率下行,也將為今年地方債務風險化解提供更為有利的條件。

            關注我們

            国产国模在线无码观看免费_精品国产自在精品国产精华天_一交一乱一区二区三区_激情亚洲一区国产精品
            <strike id="ze9tx"><bdo id="ze9tx"></bdo></strike>

          1. <dd id="ze9tx"></dd>

                  <dd id="ze9tx"></dd>

                  <rp id="ze9tx"></rp>